中国最大的彩票中奖
您的位置 : 首頁 > 資訊 > > 《征服花花皇帝》征服西亞小說 第十章 叛亂 征服花花皇帝忠犬攻

《征服花花皇帝》征服西亞小說 第十章 叛亂 征服花花皇帝忠犬攻

發布時間:2019-08-23 00:24:30編輯:百小白來源:小說作者:舒妝 狀態:已完結

《征服花花皇帝》作者:舒妝,古代言情類型小說,主角:孫巖,喬靈,本小說主要講述了: “你沒事吧?”穗花第一次看見有人滿身是血的倒在她的面前,穗花半蹲著身子,將十七親王護住。 “走。”郝歷炫見十七親王滿身是血,便一

《征服花花皇帝》 免費試讀


“你沒事吧?”穗花第一次看見有人滿身是血的倒在她的面前,穗花半蹲著身子,將十七親王護住。

“走。”郝歷炫見十七親王滿身是血,便一揮手,示意身后的小士兵,跟隨自己厲害秋海堂冷宮。

穗花看了看郝歷炫的背影,點了點頭,她明白了,郝歷炫也是上官濤的人,看來真正要叛亂是不是十七親王,而是上官濤吧。

“沒事,我很開心,在我死前我還能夠見到你。”十七親王笑容依舊,伸手撫摸著穗花,此刻的手已經在微微顫抖著。

穗花俯下身子,讓自己的臉頰靠的與十七親王相近,“我去找太醫吧,我去讓影月找太醫去。”穗花哭泣著聲音。

“主子。”當影月醒來時,聽見后院的吵鬧聲,便跑到后院一看,驚訝的看著穗花與倒在地上穿著囚衣的男子,十七親王。

“影月去找太醫,快點啊。”穗花看見影月,微微一笑,朝著影月大聲喊道。

“不要了。”十七親王搖手,“沒用的,不要害別人,就算請了太醫我也要死的。”十七親王絕望的說道,根本就沒有力氣了,手慢慢的滑落下來。

“來世我們可以好好的在一起嗎?”十七親王眼睛微微睜著,希望還能夠看見穗花的面容。

“來世,真的有來世嗎?”穗花心事重重的望著十七親王。二十一世紀難道就是穗花的來世嗎?

“啊。”影月尖叫了一聲捂住嘴,“主子,十七親王已經……已經……”影月看見十七親王的手滑落,像似死不瞑目的樣子,眼睛瞪著大大的。

“什么?”穗花皺著眉頭,剛才聽不清楚影月在說什么,當自己在看向十七親王的時候,便是一驚,立刻站了起來,退后了幾步,“天吶!”

穗花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,捂住嘴,不敢去看,十七親王這副死不瞑目的樣子。

“主子,您沒事吧。”影月也不敢看去,便小跑到了穗花的身邊,扶著穗花,“主子奴婢去叫人來處理吧。”

“嗯……這……好嚇人……”穗花的聲音微微顫抖著,幾乎是沒有力氣了,還好有影月扶著了自己,不然這下就直接倒在地上了。

“主子,您怎么了?”影月扶著穗花,感覺到穗花的身子顫抖的非常的厲害,一手抓著穗花的手,一手揉著穗花的肩膀。

穗花幾乎是歪著的身子,第一次看見死人,而且還是死不瞑目,穗花是受到驚訝了。

“扶……扶……扶我……回……回屋子去……”穗花說話的聲音,越來越顫抖了,還有哭泣的鼻腔聲。

“是,主子。”影月雖然害怕,但是卻沒有穗花那般的驚訝。

影月最后看了一眼十七親王的尸體,便慢慢的攙扶著穗花回前院的屋子里去了。

“影……影月……”穗花已經到了自己的閨房,坐在床邊上,腦子里卻還是剛才十七親王死不瞑目的樣子。

“主子,您先喝水。”影月將穗花扶到床邊,便倒了一杯水給穗花壓壓驚。

“嗯……”穗花顫抖著手,緩緩的接過影月的手中的茶盞,影月沒有將杯子倒滿,可是穗花手依舊顫抖著厲害,茶盞里的茶水,幾乎都要灑關了。

“主子,您慢點。”影月想護住穗花的手,可是穗花的手一直是不停的在顫抖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不喝了。”穗花一看茶盞里的茶水都沒了,便把茶盞重重一摔。

“砰……”一聲響聲,穗花幾乎要哭了出來,立馬跳到床上,緊緊的把被子包在自己的身上,身子也顫抖的厲害。

影月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主子今晚一定睡不著了。”影月靜靜的站在穗花的床邊。

穗花緊緊的抱在被窩里,不然影月離開,也不讓影月靠近自己的床邊,今晚的確是穗花有史以來第一次面對死人,而且還是死不瞑目的。

孫巖在李妃的悠霞殿睡得極安穩,可能是因為剛才房事疲勞吧,外面已經是喊聲一片,都是侍衛,但是沒有人敢來驚動陛下。

勇公公在李妃的閨房外面守著,正想離開的時候,見郝歷炫帶著幾位士兵,來到了勇公公的面前。

“李將軍?”勇公公在這里看見郝歷炫有些驚訝,剛才還聽見悠霞殿外的吵鬧聲,便疑惑的看著郝歷炫問道:“李將軍剛才殿外為何都是士兵的聲音,是發生什么事情了嗎?”

“勇公公。”郝歷炫雙手抱拳,“深夜驚擾陛下是因為十七親王逃獄的事情。”

勇公公是孫巖身邊的紅人,所以就算是大將軍郝歷炫也要敬勇敢三分,每次對勇公公說話都是非常的客氣。

“什么?”勇公公聽了郝歷炫說的話,驚訝的不敢相信,“十七親王居然逃獄?”

其實勇公公從孫巖那兒得知,只要查清楚十七親王叛亂究竟是怎么回事,或許會把十七親王放了。可是如今十七親王既然逃獄,逃獄的罪可不小啊,這下就算陛下想放了十七親王都難道朝廷大臣們的說辭了。

勇公公搖了搖頭,鞠了一躬,“李將軍辛苦了,待咱家去稟報給陛下吧。”勇公公說完,正想轉身,便被郝歷炫叫住了。

“慢著勇公公。”郝歷炫皺起眉頭,不知道該如何把十七親王的死訊告知大家。

“怎么了?李將軍還有什么要吩咐的嗎?待咱家找了陛下再說吧。”勇公公甩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拂塵,柔聲說道。

“恐怕這件事情不是十七親王逃獄那么簡單……”郝歷炫猶豫了一下,看了一眼勇公公,繼續說道:“十七親王已經死了。”郝歷炫說完,低下了頭。

“什么?”勇公公聽到郝歷炫所說的這個消息,非常的驚訝,“怎么會呢?不是說十七親王逃獄了嗎?”

“外面是誰在喧嘩。”孫巖還在沉睡,感覺到外面的說話聲,便睜開眼睛,大聲的喝道。

“這……”勇公公正想跟郝歷炫說話的,聽見孫巖的聲音,便輕聲開門進去,躬身,“陛下。”

“什么事情?外面為何如今的吵鬧?”孫巖皺著眉頭,半爬起身子,看著勇公公問道。

“回陛下,是……是……”勇公公躬身,時不時抬起頭看了看孫巖,但是卻不敢說出十七親王的死訊。

“什么事情,說。”孫巖見勇公公這副吞吞吐吐的樣子,似乎很不耐煩的說道。

“李將軍在門外求見陛下。”勇公公開不了口,只好等著郝歷炫來把十七親王的死訊告知孫巖。

“嗯。”孫巖點了點頭,便看了一眼還在熟睡的李妃,想也沒想就下床,“給寡人更衣。”

“是。”勇公公見孫巖下床,連忙上前為孫巖更衣。

“不要吵醒李妃。”孫巖看了一眼勇公公,便走出李妃的閨房外。

“是。”勇公公鞠躬,便更在孫巖的身后。

郝歷炫正背對著李妃的閨房,他是孫巖欽點的護城大將軍,每天都要在皇宮內守衛著,是孫巖非常其中的大將軍之一。

“咳咳咳。”孫巖剛走向李妃的閨房門邊,看見郝歷炫的背影,便輕輕咳嗽了一聲,這才走了出去。

“歷炫叩見陛下。”郝歷炫聽見孫巖的咳嗽聲音,連忙轉身,伏身請安。

“歷炫啊。”孫巖揮揮手示意郝歷炫免禮。

“謝陛下。”郝歷炫謝恩后,便起身。

“夜深了,外面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,吵得寡人都睡不著了。”孫巖沒有生氣,只是淡淡的說著。

在皇宮里經常外面會有吵鬧聲,似乎孫巖也習慣了,所以今天這樣的喧嘩聲,孫巖也并不是很在意,只是想知道外面究竟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罷了。

“回陛下。”郝歷炫雙手抱拳,低著頭說道:“十七親王死了。”郝歷炫說完,一直都不敢抬頭看著孫巖。

“十七皇叔死了?”孫巖雖然驚訝,但是還是一副很淡定的樣子。

十七親王與孫巖向來交好,其實孫巖一直都沒有想過要處死他,只是先將他關在牢房一陣子罷了,待所有的叛亂事情查清楚,自然就會放他出來了,可是怎么就這樣死的呢。

“陛下節哀。”勇公公在孫巖的身側,雖然知道孫巖很淡定,但是畢竟勇公公是明白孫巖的在,在皇族里,孫巖除了與孫清交好之為,就屬十七親王了,如今十七親王死了,孫巖心中多少都會難過的。

“怎么死的?”孫巖看了一眼勇公公,點了點頭,便看向淡定的郝歷炫問道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”郝歷炫不敢說,畢竟十七親王是死在秋海堂冷宮,而且還是死在上官穗花的懷里。

上官穗花與十七親王互相愛慕的事情,郝歷炫似乎也會知道一些吧,或許孫巖也會知道,所以郝歷炫遲遲都不敢開口。

“說吧。”孫巖深呼吸了一口氣,抬頭挺胸,冷冷的說道。

“是……是……死在秋海堂冷宮。”郝歷炫低下頭,這才說了出來。

“死在穗花那兒。”孫巖看著郝歷炫,皺起眉頭。心里暗暗的想著:難道都過去這么多年了,上官穗花都已經是我的人了,他還忘不了她嗎?死之前也要去見她一面。

“寡人知道了。”孫巖點了點頭,便也沒有再多說什么了。

“陛下。”勇敢在孫巖的身后叫著,“陛下去歇息吧。”

“回華慶殿。”孫巖看了一眼勇公公說完,便甩一甩龍袍,揮袖而去。

“是。”勇公公點了點頭,便跟在孫巖的身后。

郝歷炫則站在原地,見孫巖離開,便鞠躬雙手抱拳,“恭送陛下。”

征服花花皇帝

作者:舒妝類型:古代言情狀態:已完結

《征服花花皇帝》作者:舒妝,古代言情類型小說,主角:孫巖,喬靈,本小說主要講述了: “你沒事吧?”穗花第一次看見有人滿身是血的倒在她的面前,穗花半蹲著身子,將十七親王護住。 “走。”郝歷炫見十七親王滿身是血,便一

小說詳情

中国最大的彩票中奖
山西快乐十分钟中奖规则 最大的快三投注平台 加拿大28感情骗局全过程 股票期权是什么意思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南京麻将算法100进园子 老11选5规则老11选5? 35选7开奖结果今 股票配资论坛y贝得来 东莞配资公司